您现在的位置是:新娱在线 > 电视 > 电视

庆余年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

作者:一程山路更新时间:2019-11-27 人已围观

縢梓荆接到假命令刺杀范闲 范少爷欲寻真相执意上京都 到了吃饭的时候,那群红甲骑士依旧跪在院中,老夫人却没事人一般,招呼范闲吃饭。范闲发现桌上有一盘新鲜的竹笋,连忙抢

縢梓荆接到假命令刺杀范闲 范少爷欲寻真相执意上京都

到了吃饭的时候,那群红甲骑士依旧跪在院中,老夫人却没事人一般,招呼范闲吃饭。范闲发现桌上有一盘新鲜的竹笋,连忙抢到自己跟前,三两口扒进了嘴里,边吃便问起今天往府里送菜的是不是老哈。周管家答说,老哈病了,今天是他侄子来送的菜,范闲又问了他侄子是否来过府中,得到否定的回答后,他匆匆一抹嘴,称自己吃饱了,然后向老夫人施了礼,起身离开了。周管家见此情形,想要告范闲的黑状,老夫人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周管家知道自己逾矩了,连忙住嘴。

范闲之所以如此不懂规矩,是因为他早就看出那盘竹笋里面有毒,这才抢着吃了。他匆匆离开后,便找了地方将吃下的东西又吐了出来。这时,一个丫鬟恰好路过,范闲询问后得知,她也吃了竹笋,便知道中招的人少不了,连忙拉着这个丫鬟跑到了厨房,抱了一坛子生牛乳,又拿了一些碗,让那丫鬟找人给那些中毒的下人灌了下去,他自己则匆匆跑去老哈家。

在老哈家门外,范闲遇到了那些红甲骑士,他制止了将要冲进去的骑士们,向他们借了一把刀,只身进了院子,结果发现,老哈被堵着嘴绑在一棵树上。老哈见到范闲,拼命向他摇头示意,范闲回头一看,便看到从屋中走出一人。

此人是鉴查院四处成员縢梓荆,他看到范闲后,一言不发,举刀便砍,而他的披风下面,藏的都是暗器。经过一番殊死搏斗,两人都受了伤,縢梓荆十分得意,告诉范闲说,他已经输了,因为自己的暗器上涂了毒药。哪知范闲却安然无恙,摇摇晃晃又站了起来,縢梓荆大惊。范闲告诉他,自己从小是被毒大的,普通的毒对自己根本不起作用,而自己的刀上也下了毒。说话间,縢梓荆便觉得半边身子麻木,腿脚不听使唤,身子一歪,跪在了地上。

经过一番询问,范闲得知了縢梓荆的身份,并得知他是奉了御令,来诛杀国贼的。范闲不禁好笑,将自己只是范府一介私生子的身世告诉了縢梓荆,又拿出费介送给自己的腰牌,并亮明了自己师父的身份,縢梓荆这才相信,自己杀错了人。

范闲心思敏锐,一早便想到,凭縢梓荆一个陌生人,不可能不被察觉地进入府中送菜,范府一定有他的内应,看在縢梓荆并没有用剧毒,只是为了放倒旁人,捉拿自己这个“国贼”的份上,范闲没有为难他,只是问出了内应是谁,便匆匆回了府。

哪知范老夫人早就把内应周管家捆了起来,范闲回到家后,范老夫人让他跪下,一起听周管家供述原委。周管家称,自己是京里头的二夫人派来看着范闲的,免得他去了京都,争夺家产,扰乱家宅。老夫人闻言点点头,起身走到范闲跟前,教训他说,一定要记住,长大了要学会心狠,说着,命人打折周管家的腿,将他扔到渔船上,并发话称,一辈子不许他上岸。范闲有些不忍,但想起奶奶刚刚说的话,张了张嘴,却没有说什么。

原来,老夫人早就知道周管家是二夫人柳如玉派来的,她一直以来对范闲的冷淡疏远都是迷惑周管家的假象,而这个主意正是范闲出的,他从小就不断被杀手追杀,这么做其实是在保护老夫人。如今,周管家接到了柳如玉的信,要借鉴查院的手,置范闲于死地,老夫人不能再不理不睬了,她征询范闲的看法,范闲称,二姨娘一直对自己都很好,逢年过节经常往回给自己捎东西,不能仅凭一封信就定了她的罪,自己想要亲自上京,去查明真相。老夫人虽然不舍,却没有阻拦范闲,她知道范闲说得对,他总要去见识一下天地广阔的,不可能躲一辈子。

縢梓荆接到了鉴查院的飞鸽传书,称刺杀范闲的密令是假的,是有人想借鉴查院的手除掉范闲。经过这件事,縢梓荆喜欢上了灵透阳光的范闲,他与范闲经过一番长谈之后,竟然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要求:让范闲杀了自己,范闲楞了一下,瞬间便明白了他的意思,他是想要诈死……

范闲曾对五竹说过上京的事,但五竹却不给他提供意见,只让他自己拿主意。范闲下定决心后,便去告诉了五竹,他知道五竹开那个小杂货铺不是为了挣钱,只是为了留在澹州守护自己,这似乎成了他生命的全部,除此之外,五竹没有任何追求与期望。范闲不想让他这么过一辈子,他真诚地告诉五竹,自己之所以没有把这次刺杀的事告诉他,只是为了让他知道,没有他的保护,自己也可以活得很好,自己已经决意上京,去寻找那个想要刺杀自己的人,他希望五竹也能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,为自己而活。

五竹反复重复重复这两句话,突然想起来,自家小姐当年也曾对自己说过这两句话,他当晚找到了范府,告诉范闲说,自己想做的事,就是打开当年小姐留给他的箱子,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。范闲找出一把匕首想要撬开那箱子,却发现那锁头纹丝不动,在他回头去另找工具的时候,五竹挥剑砍向了那箱子,下面的茶几应声而碎,箱子却依旧完好如初。范闲见状,不禁吃惊地瞪大了眼睛,不知道那箱子是拿什么做的。五竹告诉他,箱子的钥匙在京都,所以自己也要去京都。

第二天,范闲跟着红甲骑士上路了,老夫人不忍见那别离的场面,便强忍着不舍,没有去相送。就在她牵肠挂肚地在家坐立不安时,范闲跑了进来,抱住她在她的额上轻轻吻了一下,称自己到京之后,摸清了路数就回来接她,老夫人忍不住红了眼眶。范闲冲她跪地磕了个响头后,便起身离开了。

途中,范闲不经意间发现,跟随自己的仆人中,竟有一个熟悉的身影,仔细一看,竟是已经“死了”的縢梓荆,他十分意外。得知縢梓荆想要借自己的这支队伍掩护上京,便请他帮忙调查到底是谁要刺杀自己,縢梓荆却告诉了他一个惊天消息:他是要上京成亲的,所以只怕是到时候没有时间来调查这些了。范闲闻言,十分震惊,这么大的事,自己竟然一点也不知道,连新娘是谁都一无所知,这般盲婚哑嫁,对于一个来自现代的灵魂来说,实在无法接受。

行至中途,一行人遇到了一队商旅,而縢梓荆眼尖地发现,商队里面多数是四处的人,而随行押队的,竟然是费介,这说明阵势肯定不小,他连忙躲进了范闲的马车里。范闲发现了自己久别的老师后,连忙命人停车。

那队乔装成商旅的人马停车休息之后,费介借口四处看看情况,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,果然找到了自己的宝贝徒弟。范闲从老师口中得知,因为自己杀了縢梓荆的消息传回了京都,鉴查院院长大怒,调查之下才知,是縢梓荆奉命对自家提司下手,这个责任必须有人来负,这个负责的人只能是四处的首领言若海,縢梓荆是言若海之子言冰云的部下,所以便将子言冰云撤了职,送去敌国北齐,去接手那边的谍报网。

费介将鉴查院里面的内幕弯弯绕,都跟范闲说了一遍,临别时嘱咐他,天大的事,也要等到自己护送言冰云去北齐后,回到京城再说,千万不要轻举妄动。

范闲和老师告别之后,独自一人穿过小树林,想要去找自己的队伍,结果遇到了言冰云的埋伏。言冰云称,縢梓荆罪不至死,而自己就是要拿回他的提司腰牌,免得他再滥杀无辜。就在那些人要动手时,费介出现在马车顶上,他提醒言冰云,必须紧守自己给他立的规矩,不能下马车,否则他的行踪一旦暴露,这次北齐之行就将功亏一篑。言冰云想让手下去抢腰牌,那些人却都被费介手上的毒物吓住了,言冰云只得作罢,但他还是不甘心地对范闲说,以后还会再见的。

回到京城之后,范闲在城门口遇见了鉴查院的文书王启年,他拦住范闲的马车,先是口若悬河地恭维了一番,然后强卖给了他一张京都舆图,说是画尽了京中胜景。范闲为了掩护躲在车里的縢梓荆,不想与之多纠缠,便买下了那张不值一文的所谓舆图。

进京之后,縢梓荆就下了马车,做他自己的事去了,范闲饶有兴致地边走边欣赏京中繁华景象,到了一处窄巷,一个胖子手捧一纸谕令迎面而来,与红甲骑士交谈一番后,那些骑士便离开了,那胖子亲自驾车,称要送范闲回家。范闲的马车走过一家大门前,里面几个正准备拦住马车的女子被一队兵士捉住,全部杀死了。

胖子将范闲带到了一座神庙前,便以内急为由下车逃了。范闲情知有异,便下车四处查看,发现神庙后,打算进去瞧瞧,却被一人拦住了,称庙内有贵人祈福,不得入内,他转头刚欲离开,那人又再次大开门称,庙内之人称,庆国子民皆可进入祭典,只是不能进入正殿。范闲以为里面的人是在等自己,但看这人的样子却又不像,不禁有些疑惑。

版权说明:除特别说明外,本网内容均为网友自由供稿,如涉及内容版权相关问题,请与联系管理员取得联系,以便我们及时处理。

必填

© 已有0人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