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新娱在线 > 综艺 > 综艺

11岁孩子流浪1年 靠别人施舍1年不回家沾染恶习

作者:澄澈的眼更新时间:2019-11-13 人已围观

一个可怜的娃娃 怕黑不敢回屋在门卫室待一夜 11岁孩子流浪1年 27日中午12点过,小雷踢开被子,从床上弹了起来,扒着窗估算了一下时间,接着跳下床趿着鞋就往外走。他跟人约好了,

一个可怜的娃娃

怕黑不敢回屋在门卫室待一夜

11岁孩子流浪1年 靠别人施舍1年不回家沾染恶习

11岁孩子流浪1年

27日中午12点过,小雷踢开被子,从床上弹了起来,扒着窗估算了一下时间,接着跳下床趿着鞋就往外走。他跟人约好了,下午1点半,去网吧玩游戏。

头天晚上,因为怕黑不敢回屋,他在门卫室和保安围着电热器将就了一夜。天亮他才独自回屋,衣服都没来得及脱,一觉睡到中午。

出门路过小区茶楼时,他找人要了一支烟,叼着就往小区外走。他的身后,几个小区居民望着他的背影议论:才11岁,就开始抽烟了!哎,这娃儿!

居民罗女士告诉记者,小雷被安置在这个小区,已有两个多月时间,义工经常会来看他,和他谈心,但他话不多。27日,当记者试图采访小雷时,他笑了笑回答:“别想来套我的话。”

在众人看来,小雷很满意现在的情形,既可以不回家挨父亲训,又可以不上学,还可以睡懒觉、打游戏。虽然现在有吃有住,但实际上还是他一个人生活。此前,他饱一顿饿一顿,在外流浪了近一年时间。

“他是去年9月底开始不着家的。”小雷的父亲文有之说,2012年,因家庭不和,他和妻子离婚,由他抚养小雷。可之后,小雷不但经常逃课,还有小偷小摸的不良嗜好,“有一次他在学校里拿了别人手机,我还赔了别人新手机。”

“他根本不服管,经常一个人跑出去几天时间没音讯,我都找伤心了,干脆不管他了。”文有之说,“因为抚养权归我,他妈妈也不愿管。”

9岁时混上动车到重庆找妈妈

文有之记得,在他和前妻离婚前,娃娃从没不打招呼就不回家。

“第一次发生在我们离婚第二年,他突然一个人混上动车,跑到重庆去找他妈妈去了。”文有之说,他前妻在成都打工,为了不让小雷跑去找她,谎称自己在重庆,让他们没想到的是,9岁的小雷竟然独自一人跑到了重庆。之后,文有之经常接到各地派出所的电话,都是让他去领人。

因为经常逃学,文有之给儿子办了一年休学,想放在自己身边慢慢教育。“我开了个铺面卖水泥,让他看铺子,空余时间守着他做作业。”文有之说,一年后,娃娃主动说想上学了,并保证不会乱跑。去年10月,开学仅仅四周,因为一次错误被班主任批评后,小雷又不见了。次日中午,文有之在铁路附近找到了儿子。“弄回家没多久,又找不到人了。”文有之说,这一次,让他彻底生气了。

一对不称职的父母

父亲疏于监护被强制亲职教育

今年9月,彭州检察官在隆丰镇发现了长期流浪的小雷。“一个11岁的儿童,露宿街头近一年时间,靠别人的施舍度日。”彭州检察院未检科科长罗关洪说,经过调查了解,他们发现小雷不但吸烟、玩游戏,还可能存在小偷小摸的行为,已经走在违法犯罪的边缘,而他的父母并未尽到监管义务。

今年9月,彭州人民检察院启动未成年人保护救助程序,发函要求警方立即介入该监护侵害事件,将小雷所在村委会作为其临时监护主体。其后,小雷被安置在隆丰镇一小区内,并由民政部门提供日常所需。

文有之也因未尽到监管义务,被检察机关实施强制亲职教育,并进行训诫。同时,在彭州检察院的协调下,相关公益组织的社工对文有之进行了专业的心理辅导和生活支持。

母亲至今不露面或被追究刑责

“我们也通知了娃娃的母亲,对其进行强制亲职教育,但她至今未露面。”罗关洪说,她的托词是娃娃归文有之抚养,与其没有关系。

罗关洪说,因为娃娃不愿跟文有之生活,并多次表达要跟妈妈生活的意愿,且考虑到村委会作为临时的监护主体,不利于娃娃成长,现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协调文有之出抚养费,由娃娃母亲照顾。

目前,彭州市检察院已经致函彭州警方启动调查程序,追究小雷父母的相关责任。“如果娃娃母亲仍拒绝履行监护义务,检方可对其教育、拘留,甚至追究其母亲的刑事责任。”

27日下午,记者从文有之和村委会获知了小雷母亲的电话,但多次拨打均未接听

热点推荐;

卡斯特罗最后演讲

辽宁高考弊案判刑

抹布回收剩菜再卖

女子隆胸手术后忘拆线

以上就是今天东方天气小编给大家带来的11岁孩子流浪1年 靠别人施舍1年不回家沾染恶习,及时了解天气预报,就上东方天气网,东方网旗下的天气网为您提供全国天气预报以及国际天气预报查询,帮您及时了解天气情况和空气质量,方便安排日常生活和旅游出行。

版权说明:除特别说明外,本网内容均为网友自由供稿,如涉及内容版权相关问题,请与联系管理员取得联系,以便我们及时处理。

必填

© 已有0人评论

相关文章

圈内最新消息